本命周瑜。次本命西弗勒斯斯内普。主战场贴吧。贴吧主策瑜。爱周瑜已快七年。经常活动地点贴吧和lofter。脑洞大到逆天但很懒不想更文。不打游戏,只看小说。QQ3441025649。同好的一起来玩啊。喵呵呵呵呵。

墨瞳冷夜

© 墨瞳冷夜 | Powered by LOFTER

【策瑜/文】琴师【授权转载】(10)

周瑜回去时还是由开始引着的那人引回去的,大概是看见自己家主子心情不错,便对周瑜多了几分讨好,周瑜回房后,跟他说辛苦大人的时候,那人也行礼说道,不敢不敢。周瑜想到鲁肃来时好像丢了些碎银子,于是请那人稍候,将碎银子给了那人,却未想,那人竟是说什都不要的,周瑜记得,那人跟他说,
“小人的命以及小人一家的命都是少将军救的,得蒙少将军不弃能做将军的随从,小人愚昧低贱,不能为少将军分忧,先生既能为少将军分忧,便是能人,小的也应当尊敬,哪敢拿先生的银两,先生这可是在打小人的脸啊。”
周瑜想,这孙策收买人心的本事倒是天下无双,自己也算见过不少名门之后,身边小厮不求打赏的倒也没几户,子敬家自是书香门第清高到连小厮家童都不谈俗物,可这孙家说白了也不过是江东后起名门,哪怕孙坚如何征战骁勇,不少世家也不过当他们是一群土匪,不给丝毫尊敬,土匪窝中,这人,倒也难得。
后来他说自己与那人不过是一样之人要那人不必叫他先生,那人却也不过是象征性点头,告诉周瑜他叫阿七,有事可以找他,然后一如既往的叫他先生。
周瑜躺在床上时,已经是四更天了,本是毫无睡意的,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孙策第二天起来时,心情那叫一个好,从洗漱到出门再到议事的路上,哼着小调唱这歌,心里想,若是周瑜在,怕会一直盯着他看吧,五音不全,孙策的笑有扩大的趋势,唱着的音调也高了一点。
孙权遇到孙策时就是这么一般光景,这两天议事弄得他头晕脑胀,今天看到本是心情烦躁的孙策这幅模样时,嘴角不停的抽,他又想了想等一会儿的争论不休,脸一黑,想干脆让大哥把自己打晕了算了。
于是他不怕死的上前,问,
“哥,你昨晚是一夜春宵了么?”
孙策照着他头上就是一掌,
“混小子,说什么呢?”
孙权也不管他说什么,摇头晃脑的就往卧室走,
“啊,哥,我可能被你打聋了,我什么都听不见了,你替我跟爹说一声,就说我受了工伤,谢谢了回见了您呢。”
孙策好笑的看着孙权死命的演,在孙权快慢悠慢悠回到房间时,快步上前把他抓回来,
“演,接着演,臭小子还敢跟我玩儿这套,你以为你是陆伯言啊?”
孙权哭丧着脸,道,
“哥你是不是我亲哥啊,小鹿这样的时候你也没像这样啊。”
“你就不能学人家点好,你要能有人家一半省心,我就放你。”
孙权眨眨眼,一脸惊悚的说,
“省心?哥你居然说小鹿省心?我比他省心一万倍好不好!?至少我没有叛逃出家,也没有成天纵火,更不会成天自掏自家公子的腰包去赔偿百姓的损失。”
“原来,你是为了不破财免灾才千里迢迢的来洛阳的啊。”
“哥!”
孙权有些窘迫,孙策却收敛了笑意,正色道,
“仲谋,有些时候伯言的确比你省心,至少他知道自己的定位,他逃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例会或者跟他无关的决策,对于为臣者,这自是无关紧要,可仲谋,你不一样,战场刀枪无眼,保不齐有一天我和父亲会突然离世,到时候整个孙家,整个江东,都要靠你来支撑,你有可能是江东未来的主,所有的东西,大到军事决策,小到无事例会,都与你息息相关,所以,你必须从现在开始,独自面对那些你认为麻烦的事情,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没有人能纵容你一世保护你一生。”
孙权怔怔的看着孙策,张口要说什么,又被孙策打了一下,
“好了,别愣在这儿了,快点,今天,估计不会再吵了。”
孙策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大步的向前走去,孙权跟上去,孙策又说,
“仲谋,去帮我做件事。”
眼神深邃宽广,孙权呆了呆,垂首行礼,
“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