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周瑜。次本命西弗勒斯斯内普。主战场贴吧。贴吧主策瑜。爱周瑜已快七年。经常活动地点贴吧和lofter。脑洞大到逆天但很懒不想更文。不打游戏,只看小说。QQ3441025649。同好的一起来玩啊。喵呵呵呵呵。

墨瞳冷夜

© 墨瞳冷夜 | Powered by LOFTER

【策瑜/文】琴师【授权转载】(8)

周瑜跟着鲁肃走,鲁肃并不开口说话,两人便这样一直沉默着,等出了皇宫,一路向南,来到一座亲王府邸。

因为找到了献帝,普通军营自是不能迎接天子圣驾,于是孙坚便用了这座空着的亲王府邸,也不知这里原来的主人,是死在刀剑之下还是已成功逃离这人间地狱。

其实何来成功逃离呢?在这乱世之中,死才是最好的逃亡。

“你先住下,衣服什么的我会让人送来,刚刚子明说在库房中找到了些乐器,我去帮你挑把琴,既然你现在是琴师周瑜,就要有吃饭的家当,我知道你喜欢安静,这墙上和院门处都有些爬山虎,最是隔音,我就住在你隔壁,有什么需要你就跟我说。”

鲁肃安排周瑜进了西院一间僻静的小屋,絮絮叨叨的安排,周瑜只是立在一旁,等鲁肃说完了,他淡淡开口,

“谢谢你,子敬。”

鲁肃笑笑,叹了一口气,

“你既然只是洛阳琴师周瑜,又怎么会认识江东鲁子敬呢?与鲁子敬是至交的,是庐江周公瑾啊。”

周瑜没有说话,鲁肃眉宇间透着几许担忧不忍。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公瑾。”

周瑜微微眯眼,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

“是呀,好久,不见。”

对于周瑜为什么对外宣布死讯却又出现在椒房殿的密室之中鲁肃并不是不好奇,只是作为周瑜的至交,他知晓这定是周瑜不可触碰的伤痛,其过程必定惨烈,才会让原本意气风发的少年变得这般心如死灰,似是出世了般的淡漠,于是他什么都不问,现在不问,以后也不问,除非周瑜自己想说,这是他对周瑜的尊重,也是他对友情的尊重。

“如果少将军或者二公子军问起我会尽力帮你遮掩,你不用担心,先安心住下。”

“谢谢子敬,你说什么都好,不过,孙策,才不会信。”

“嗯?”

“我今天算得上是漏洞百出,他又怎会不怀疑?你以为他没试探我么?”

“漏洞?试探?”

“我若真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被关在地下很久的琴师,又怎么会知道孙策是谁,就算他年少时也算广交名士,像周公瑾一样出名,他但今日身穿便装,我最多叫他一声孙公子,怎么会叫他少将军?他叫那声公瑾如此突兀,我却转头如此自迅速然,明显不是第一次听见这个称谓,似乎早就习惯了一样,他问我为什么看他我说他五音不全,曲有误周郎顾而已。”

鲁肃沉默良久,开口,

“你根本就没有故意隐藏你的身份,从你说出你叫周瑜开始,是么?如果你真想隐藏会装作这般与我相识么?”

“不,我想隐藏,庐江周瑜已经死了,至于我,不过是区区的卑贱琴师罢了,重名这样的事本来就常见,叫他少将军也可以搪塞,而另外两件事,人多年的习惯哪能说改就改呢?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如此做了,至于对你不想隐藏,是因为,无论怎样我也应该对你说声对不起,毕竟当初瞒着你,始终是我不够朋友。”

“你有你的苦衷,我又何曾能怪你?只是你若不改你的姓你的名,又有改不掉的习惯,那么你就是庐江周瑜,只是区区琴师的这种话,能让人谁信?你不承认你是你,可你又坚持做你自己,那么这隐藏的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

周瑜无所谓的笑笑,似乎是承认鲁肃的话,又似乎是反驳,

“信也好,不信也罢,有意义也好,没意义也罢,我都不在乎,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不再涉及天下事,不让他们担心了。”

鲁肃看着他,似乎不认识他了一样,映像中的周公瑾学识渊博谈笑风生,真知灼见亦有才谋,风采动人眉目间尽是张狂傲然,与之相交,如引醇缪,不觉自醉,而如今,再看不到他的神思飞扬,他的眼中无悲无喜如同死去,却又能让人在这一片静默中,窥见他的绝望。

“我这次来虽是借着负荆请罪之名,但也怀有私心,我三月前还与奉孝联系过,现在他失了下落,我本是来洛阳打探他下落的,倒没想会遇到你。”

“他,还好么?”

“跟着董卓又怎能好,你又好么?”

周瑜低下了头不再说话,鲁肃明显的感觉到周瑜身上的强烈自责情绪,他决定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我先去,你好好休息,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你的,切勿担心,奉孝亦非池中物。”

周瑜颔首。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