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抽到小静,很快就要有S临了。

同人文的真相

弘音:

每天都在恨自己为什么不会画画……还有期末作业做不完却还有巨多脑洞……以及说ooc是真的ooc不是驴……卒


音玉沧🍵:



傻……傻白甜……我……是我(跪)
一般写东西不会开音乐,我会光去听歌走神的。
每天都在感慨,为什么我不会画画……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

Macxine:

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就够了。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

【杂谈】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Macxine:

林朵:



前些日子,有位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我页面的姑娘给我私信说,当初是因为喜欢我最早写的一篇关于某CP的同人,追到我的页面来,看我陆续又写了一些,以为我是这对CP的忠实拥趸,这才开始关注我的页面。可后来她发现,我总是在发布和推荐一些其他CP的文出现在她的首页,这与她最早的预期很不一样,因此打算不再继续关注我的页面。之所以决定给我发一封私信,只是想说明,她取消关注并非对我本人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大家兴趣点不一样,不必强求一起玩耍罢了。



老实说,第一眼看到这封私信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但同时我也非常欣赏和...

忍不住说一说为什么拒绝同妻梗

Macxine:

麻酱:



lofter内部转载请随意!出lofter的转载注明作者出处就好,最好还能附带评论1,2的链接。



我懒得撕逼,您要是觉得我就是单纯的cp洁癖才看不下去玩同妻梗的,可以直接拉黑我或者叉掉这篇文,不要碍了您的眼。这种言论不要在给我评论了,谢谢



我其实不想长篇大论,但是看到有人觉得同妻梗无所谓,觉得同妻是少数群体,还是想说一下为什么拒绝同妻梗的文。甚至拒绝有同妻倾向的梗。



具体有的文章可以直接在微博搜索同妻字眼。



同妻是国...

【策瑜/文】琴师【授权转载】(32)

孙权来到军营的时候,孙策正坐在简易的将台上发呆,或许说凝视远方更为合适,底下的兵也不懈怠,认认真真练习的有模有样。

孙权登上将台,孙策依旧望着远方,孙权不由好奇,这次突然的停下练兵本就令人疑惑,孙策还在信中拐弯抹角的让自己亲自运粮过来,现在又是这幅模样。

他顺着孙策的目光望去,发现孙策的目光停在一顶帐篷那里,还在疑惑那是谁的帐篷,就看见鲁肃面色不善可谓咬牙切齿的掀了帘子走出来,那脸色让孙权一度怀疑走出来的不是他熟知的那个鲁子敬。

这是发生什么了?孙权迷茫,准备问孙策。

“哥…..”

没人理,孙权咬牙,提高了声音,

“哥!”

孙策懒懒散散的收回目光,揉了揉耳朵,语气也是懒散的。...

【策瑜/文】琴师【授权转载】(31)

这次打严白虎,孙策把鲁肃也带上了。

其实鲁肃很少参与这些事情,只不过这次孙策觉得得到的战利品会过于丰厚,于是鲁肃就跟着过来了,军中之事向来无大也无小,鲁肃又是个细心惯了的人,这一番上下打点让孙策十分满意。

那日晚上鲁肃回到帐中,发现地上坐着个人,皱了皱眉却没有声张。

那人的衣服又脏又烂,头发也是一缕缕的,身上隐约见得到伤口,红的是血,青的是脓,怀中好像还抱着什么,似乎宝贵得不得了。鲁肃想大概是哪里的难民逃到这里,这乱世,这样的人倒也不少,也难为进军营不被人发现,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帐子在最边上吧,以前倒也有过这样的事。

他向来存着悲悯之心,所以像曾经发生过的一样,他走过去,语气温和的问,...

【策瑜/文】琴师【授权转载】(30)

兴平元年秋,操复父仇,攻陶谦,时兖州吕布助谦,两军相持,损伤日益,逢旱魃作祟,谷物不兴,人或易子而食,布退守山阳,兴平二年,操取兖州,败吕布于巨野,布东逃徐州,称徐州牧,适月,刘备败于吕布,驻扎小沛,兴平二冬,布恶备招兵,攻之,大败备,备弃妻儿,逃于操,操遣夏侯敦,敦败而失眼,布气愈胜,刚愎愈加,操之军心不稳,多谏言北归,操不取,复三月,操围布于下邳,大败吕布,吕布欲降,操观前人,不受,缢杀吕布,枭其首,挂城楼之上。

-------《吴史·曹操列传》

虽说孙坚逝去给孙家和江东带来不小的震动,可好在,孙坚打仗行事自有一番策略,用人皆为能用之人,或是有恩或是有惠,手段雷厉风行,而...

【策瑜/文】琴师【授权转载】(29)

这局势是越发剑拔弩张,曹操揉着眉心,灯火昏昏,晃得人眼睛疼。

看着桌子上的战报,曹操对江东略微放了心,用孙策,袁术怕是有一阵子要操心呢。

只是,对袁绍,他还真不知从哪里下手。

不过说起来,这袁氏两兄弟倒是有趣,都在用一些祸患,袁术竟然敢用孙策,就连他自己都不一定有把握能控制得住孙策,袁术迟早有一天会玩火自焚,袁绍收了吕布,吕布是一员猛将,自己倒也有过收他的心,可是,猛将不缺,缺的是福将,而吕布,恰不是福将。

这不,不过多久,吕布和袁绍又闹翻了,现在,吕布是去了……

他眼神划过地图,最终定在兖州。

他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手指敲了两下兖州的标记,自言自语到,

“既是如此,就从你开刀

1 2 3 4 5 6 7 8 9 10